首页>案例分享
四川省生殖健康研究中心附属生殖专科医院治疗不孕不育

历经胎停育 宝妈在成都这家生殖医院成功保胎

发布时间2020/5/28 预约医生

“要知道,这世上好事坏事,过后谈起来都很罗曼蒂克。”我想,这位妈咪的经历,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。

郭仲杰

好孕走起!

昨天的门诊王女士和她的丈夫带着孩子来到诊室,给我们送来了一封写于去年九月的信。还把出生没几个月的孩子的脚印印在了我们工作室“生命之树”上面。

以下是昨天收到的信的内容:

2019年7月底,有点喉咙痛咳嗽,在医院开药之前,我谨慎地让医生给我开了个hcg抽血单,三个小时后,结果出来了,hcg值为18.8,我怀孕了!

01、伤心的回忆

2019年初,大姨妈推迟一周,大卫验孕棒阳性,备孕第四个月,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我第一次有了妈妈的感觉。

第一次怀孕,什么都不懂,恰逢流感肆虐,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验血。过了几天去市妇幼,hcg值500,医生让我隔天再验,1000,刚好翻倍,于是满心欢喜领着医生开的滋肾育胎丸回家。

一周之后,算时间到了6周多,大概应该得上万的血值了,然而结果出来却击碎了我的希望,只有1200。

医生判断胚胎停育,但不能确定宫内宫外,让我立刻照b超。我的第一个宝宝,连卵黄囊都看不到,只有一个小孕囊安静地在宫内,跟我永别了。

医生安慰我这是自然的优胜劣汰,也做了胚胎停育的相关检查都显示正常,但我还是心有隐忧。

医学上通常把未探知清楚的领域归结为运气或概率,等某天某个先进的专家拨开云雾,才会发现所有的发生都是有其因由。

02、初识免疫保胎

6月,跟我一起备孕的姐妹给我发来了添乱帮的公众号,关注后发现,原来不良妊娠的原因还有可能是免疫系统紊乱,原来保胎除了平常医生开的地屈孕酮片、滋肾育胎丸、黄体酮针还有免疫球蛋白、肝素、免疫类激素药等,原来保胎还有跨领域的新思路!

同时还了解到,免疫保胎的专家目前国内并不多,基本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,很幸运的是,我所在的广州就有郭仲杰等两大战狼团队。于是,我很贪心地想要两个都看。

03、刚开始保胎

某医院离我家不到一公里,发现怀孕的第二天,就赶紧跑到了那儿。教授了解我胎停一次,告诉我胚胎停育的原因有很多,没必要过度检查,在家好好安胎更好。

年初的伤痛太刻骨铭心,我坚持要做详细的免疫检查,假如没事,买个心安也好。拿着7千多的检查单抽了42管血,的确检查出几个问题:nk高达42、抗心磷脂抗体高、凝血略差。

于是教授给我开了三组蛋白,每天一肝,一周之后,hcg翻倍勉强及格,但肝功能异常,转氨酶由9飙升到130,适逢有空床位,立刻收住院。

住院期间,增加了阿司匹林,肝素由一支变为2支,两天后复查血值,hcg才从3000涨到7000,转氨酶更是飙到160,我顿时觉得天都要崩了。

教授根据我的情况又开了两组蛋白、在两肝的基础上加了一支安卓。第二天我强烈要求复查孕三项,hcg一天才涨了1000,跟标准的2000比及格都算不上。

跟家人商量过后,我决定出院,当时刚刚5周。出院前,照了b超,看到了宫内的卵黄囊。

04、刚知道郭仲杰

保胎的黄金期是5-7周,既然某医院的方案不适合我,赶紧止损寻求保胎战狼郭仲杰的帮助。出院的第二天刚好是郭主任全员免预约,9点钟赶到广药三,已经排到了132号。

晚上7点半,终于轮到我了,看着郭博以及助手们疲惫的样子,又心疼又感动,于是想尽快将我的情况讲完,好让他们能早一点下班。郭博让我慢慢讲不用急,一定要了解清楚我的情况才能准确制定保胎方案。

看了我之前的检查报告,他认为用一天三肝和阿司匹林用量过了,上了5组蛋白也有点多,再结合我nk以及抗心磷脂的问题,在病历本和用药单上刷刷刷写完就让我去找助理开药。

我拿着病历本和用药单,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和符号,不明所以,还暗自为郭博不怎么向我解释病情有点生气。

助理向我详细解释了我接下来的用药方案,他克莫司、美卓乐、纷乐、多力姆、安卓、瑞白、艾泽、安佰诺是针对保胎的,由于我的转氨酶很高,建议住院静脉注射护肝药。

原来,郭博知道,向外行的患者解释清楚每一项情况,他们也很难理解,于是将他的专业转化为文字和符号,由几个助手分别传达,这样才有更多的时间为更多的患者提供到专业的保胎帮助。

05、广药三院住院保胎

鉴于在中二多人间的住院经历,我毫不犹豫选择了vip单人间,一办完入院就开始了静脉护肝、各种肚皮针以及五颜六色的一堆药。

周二郭主任来巡房,特地嘱咐管床唐医生要留意我的孕三项、肝功和白细胞,根据变化情况及时调整用药。

我的血值上万后,隔天增长5000,与及格线6000相比,还是不甚理想,每次跑去问唐医生时,她都耐心地安慰我,跟之前情况相比已经好转了,不用心急。

由于隔天打瑞白,我的白细胞也升得很快,唐医生给我加了四大瓶平衡液降白细胞,于是,我就一边打着肝素和瑞白,一边挂着平衡液,每天躺在病房哪都去不了,心情很糟糕,导致睡眠质量也越来越差。

郭主任第二次巡房时特意问了我睡眠质量,说睡不好影响出胎心胎芽。得知我睡眠质量差,就跟唐医生说,等我转氨酶降到80,就出院回家休息,白天再来门诊看。在我住院第六天,转氨酶给力地降到了60,hcg也升到了25000IU/L,安心出院了。

06、定下一个小目标

也许因为回到家睡得好,出院隔天回广药三复查血值,hcg升了1万,照b超时听到宝宝小火车一样轰隆隆的心跳声,瞬间泪目。

于是,我便更加坚定了追随郭博的决心,每两天就到门诊报道,抽血,挂平衡液,满满地,在9周时,hcg到了峰值12万。

现在,我已经顺利通过nt,但仍需继续检测几项免疫指标和子宫动脉,相信跟着郭博,我一定会平安顺利抱娃在手,到时再把宝宝的脚印印在生命之树上!

王X欣

2019年9月29日

(备注:以上信件内容有删节)

【申明:本文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临床诊疗依据和指南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知识产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致电028-83335888。】

咨询/预约服务中心
预约挂号 在线预约